地下空间整治严防反弹,北京闲置地下室装修再利用

而准备设置自助仓储间的地下室用途是设备层,下一步将重点完善地下室再利用的政策问题,北下关四道口5号院1号楼地下室里,上一轮整治腾退三千多处

图片 2

清退了群租户的地下室,在居民同意和报备政府部门的情况下,突破原有用途限制,成为便民设施。海淀区仰源大厦这一新尝试,有望在全市推广。北京装修网从市住建委获悉,经过近6年的清理整治,到上月底,本市已提前实现2000余处挂账散租住人地下室清零,下一步将重点完善地下室再利用的政策问题。

腾退两年后,海淀区北下关四道口5号院1号楼的地下室终于变了样。结合着地上一层,这里面成了社区里第一家有床位的养老照料中心。

北京装修网了解到,海淀区牡丹园地铁站旁的仰源大厦地下室,过去被分隔成170个群租房、挤了400多人;而现在,已经变成了覆盖10公里范围内居民和企业的自助仓储间。

北京在过去3年完成了三千多处地下空间整治。眼下,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摆在面前:腾退了,如何再利用?昨天,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本市从去年下半年开启了新一轮地下空间整治,今后在严防反弹、动态清零的同时,还将重点探索解决再利用。

图片 1

图片 2

调整用途须先经居民同意

景宜里1号楼普通地下室改造为便民“菜篮子”

这里从清理完成到敲定做仓储间,就花了半年多时间。大厦物业公司总经理肖力说,想要为地下空间再利用挑选好的业态不容易,首先要考虑是否存在安全隐患,其次是看变更用途是否合规。仰源大厦建设之初,就对普通地下室的用途有明确规定,而准备设置自助仓储间的地下室用途是设备层,能否兼顾仓储功能,需要政策层面的支持。

上一轮整治腾退三千多处

去年11月,海淀区率先发布了《海淀区关于普通地下室规范使用的指导意见》。“普通地下室要在坚持规范使用的基础上,统筹使用、合理利用,以完善社区配套功能,服务群众、服务社会为前提,在征求居民意见和向政府部门报备的情况下,允许突破原有用途限制。”海淀区房管局相关负责人解释。

北下关四道口5号院1号楼地下室里,曾是盘踞10年的群租房。千余平方米的面积,被隔出来90多间屋对外出租。昏暗狭窄的过道里,最多时曾挤着100多人。不仅环境脏乱,安全隐患也格外突出。

探索市场化模式持久运营

这是多年前北京不少地下室的缩影。从2011年开始,北京便启动了针对普通地下室的整治。截至去年,整治工作已接连实施了两轮。

在更早启动和完成改造的西城区牛街街道,至今已经累计清退普通地下室41处,涉及面积29294平方米。其中,曾被打了90多间隔断、居住超过130人、环境脏乱差的地下室,已成为西城区首家街道级历史文化展陈室。

四道口5号院1号楼就属于上一轮整治的地下空间之一。北下关街道相关负责人介绍,2015年9月海淀区开展普通地下室清理整治专项任务,进一步消除普通地下室的各类安全隐患。“由此开展了大规模的清退工作,四道口五号院也列入了清退台帐中。”这位负责人介绍,由于清退人数较多,这次清退难度较大。通过与租户展开多轮沟通、讲解政策后,租户们才最终配合街道方面进行清退。2016年5月,这里完成地下室整治工作。

各区探索的普通地下室再利用,由街道办投资、管理的政府主导模式算第一步,在此基础上又发展出了产权方主导并负责持久运营的模式。

“从2015年到2018年的第二轮整治工作中,北京整治完成了三千多处地下空间,清退了这些地下空间里的违规散租住户、小旅馆和员工宿舍。”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说,这些地下空间主要聚集在城六区和昌平区。

海淀区的永定路25号院,4000平方米的普通地下室从群租房变身健身房、社区活动室,甚至还装配了游泳池。整个地下空间严格按照消防、卫生等部门的要求设计,这为地下室的再利用又尝试出一条市场化路子——由产权单位承担高昂的改造费用,通过后期运营的盈利来收回成本。

探索突破原用途限制

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解释,政府投资的地下空间改造项目更具公益性,而市场化运作模式,能让运营企业有所盈利,产权方更有积极性,改造后的地下室也能更持久地运营。

腾退了,然后呢?地下空间腾退再利用的难题一直伴随着上一轮整治的过程之中。

6500处闲置地下室待利用

如果一直空着、缺乏维护,势必会对建筑本身造成影响。但对政府部门而言,如何找到老百姓乐意、安全、满足用途要求的业态,也是一件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