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7日国际导盲犬日,导盲犬的中国起点

若非去年4月导盲犬Sherry走入林妍的生活,  在沈阳市经营两家盲人按摩店的林妍,王靖宇的导盲犬就是其中之一,中国导盲犬之父

图片 1

4月27日,四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三,也是国际导盲犬日。或许很少有人会了解这一日子的特殊之处。若非去年4月导盲犬Sherry走入林妍的生活,这个27岁的沈阳失明者可能也不知道这个日子。

22566 67 导盲犬的中国起点 作者:宠星球 狗民网 |2007-09-03

  Sherry是一只浅黄色的拉布拉多犬。一周前,林妍就开始与朋友们张罗着为它好好庆祝这个节日,感谢它这一年带来的欢乐。

图片 1

  在沈阳市经营两家盲人按摩店的林妍,15年前因为视力矫正手术失败而失明。她说自己一直都特别不愿意出门,必须出去的话,一定要挽着妈妈的胳膊走,不让外人看出她是个盲人。

导盲犬在全国残疾人体育科学学术大会上亮相。资料图片

  Sherry的到来,让她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乐意与外界接触。Sherry是我的眼睛。有它陪着,我可以独自出门,也能够勇敢地面对自己是个盲人这一事实。”

有关奥运会的事情特别容易受关注,王靖宇的导盲犬就是其中之一。在大连医科大学校门外的街道上,一看见导盲犬被带出来训练,就有人询问:“这就是报上说的为残奥会准备的吧?”这让王靖宇有点无奈。实际上,虽然看到雅典残奥会上外国运动员带着导盲犬是促使他行动的原因之一,但显然导盲犬不是因为奥运会才需要。“日本人从1938年开始尝试,培训成功是1957年,用了19年。”这位广岛大学毕业的动物行为学博士说,他也没想到,2004年在中国的初创会使他被称为“中国导盲犬之父”。
张德宏的体验

  去年4月,第一次独自出门的时候,林妍很担心,但是Sherry以专业的表现为它赢得信任。每一个台阶、每一个路口、每一个障碍物前,它都会停下来给林妍提示。每天从家到按摩店大约需要步行半个小时,林妍现在已经习惯让Sherry带她上下班,乘公交,去超市。

大连市金州区63岁的盲人张德宏是王靖宇的第一批受益者之一。8月23日下午,张德宏兴致勃勃地为他的导盲犬“奔奔”套上专用的门形鞍具,要给记者演示一遍他们每日两次的功课——从医院到100多米外的一个路旁花园活动活动。

  2006年,林妍偶然间看了曾经感动无数人的电影――《导盲犬小Q》,便萌发了拥有属于自己导盲犬的渴望。两年后,林妍经过多方打听得知,大连医科大学有一位叫王靖宇的动物学教授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导盲犬培训基地,于是向基地递交了申请,并在2010年通过了审核。

张德宏开的推拿医院虽说是在一条步行街上,正在装修的隔壁店铺却把拆散的货架堆了一地,偶尔还有乱放的自行车,这些都是“奔奔”的用武之地。50米过后,步行街被一条马路拦腰截断,出口是一排铝合金栏杆,只留出数个仅容一人走过的蛇形通道。这种阻挡自行车出入的设施对盲人倒没什么不便,他们不难摸到扶手。然而通道狭窄却卡掉了“奔奔”在主人左侧的工作岗位。导盲犬没有跟在主人后面走的习惯,“刚开始的时候,它把这个视为不可通过的障碍,挡住我。我走过去,拽它都不行。”张德宏说。次数多了,“奔奔”才习惯。

  2010年3月底,在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林妍第一次见到了Sherry。经过20天的共同训练,她如愿以偿地把Sherry回了家。

余下的50米双车道小马路不光随处停车,人行道也狭窄而不平坦,“奔奔”领着主人几乎走在路中央,各种汽车从身边擦肩而过。上路沿时,“奔奔”有时没有按要求明显停顿一下。好在张德宏太习惯这条路了,而且导盲犬背上的鞍具会有微妙的起伏,盲人对此非常敏感。在“奔奔”带领下,张德宏自如地在有多处台阶的小花园里转了一圈,自信地解下鞍具,让“奔奔”到草丛里放松一下。

  虽然基地免费把导盲犬提供盲人使用,但饲养一只导盲犬需要很高的成本。每个月,林妍花在Sherry身上的费用大约有1000元,这包括给它买食物、玩具,带它打疫苗等。

听到铃声远去,张德宏不放心了,又是呼唤,又是击掌。此时,“奔奔”正顺着一位熟悉它的街坊的呼唤,已经跑到十余米开外,主人的声音淹没在街市的嘈杂中。

  有人曾经问林妍,为什么不雇一个人照顾她,那样可能一个月还用不了1000元钱。林妍说,“在某种意义上,狗比人可靠。它能保护我的隐私,而且无论我是穷是富,是健康或是生病,它都不会背叛我。”

一时间,还在朝着“奔奔”最后的位置一遍遍呼唤和击掌的张德宏显得有些无助。旁人跑过去把“奔奔”拎住,连哄带拉弄回主人身边。一套上鞍具,它立刻恢复了工作状态。回家途中,步行街上刚开始摆夜市的两个女摊主爆发了战争,百余人把路面挤得水泄不通,“奔奔”旁若无人地带着主人从人缝中钻过。

  林妍说,自己很幸运能够有Sherry的陪伴。在中国,像她这样的幸运儿没有几个。

“没有它,我是肯定一次也走不到花园去的。在它来之前,我只能尽量不出门,阳光都见不着,身体越来越差。”张德宏还是由衷地喜欢他的“第二双眼睛”。

  据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负责人王靖宇博士介绍,目前全世界有2万多只导盲犬在为视障人士服务。大连的基地,自2006年成立以来,已经将21只导盲犬交付盲人使用。

不能卖的导盲犬

  王靖宇博士说,在中国培养一只导盲犬大约需要12万元。其中,由国家承担一半,另一半来自基地和社会捐助。导盲犬主要是拉布拉多犬和金毛寻回犬。幼犬出生45天后需要送到寄养家庭生活,以培养和人良好的关系。长至一岁后,小犬再回到导盲犬基地接受6到12个月正规的专业化训练。此后,能够成为导盲犬的犬在与盲人合练大约1个月后正式上岗。

王靖宇今年43岁,从小喜欢动物,从延边大学畜牧专业毕业后,1992年赴日自费留学,至今和动物打交道已经25年。

  目前大连导盲犬基地共有48只犬在接受训练,另有41只幼犬由寄养家庭抚养。

2001年,王靖宇作为引进人才被招聘到大连医科大学实验动物中心。2004年10月,在辽宁省科技厅10万元的经费支持下,他在国内买了一批小狗,按国际导盲犬联合会的标准尝试训练。“当时我们没有想搞现在这么大,只是想从实验角度看看能不能行,课题结束就告一段落。”王靖宇回忆。

  由于Sherry的关系,林妍与大连女孩孙月阳结下了深厚的友谊。Sherry曾经的寄养家庭孙月阳一家把它当作在外地工作的孩子一样。孙月阳经常跟林妍在网上聊天,通过视频看看Sherry,有时候会给它邮寄好吃的、好玩的。

结果,令王靖宇没想到的是两个“杯水车薪”。一是一年三五只导盲犬对大连4.8万盲人可谓“杯水车薪”,“日本10个基地都不能满足”,他比较说。另一个“杯水车薪”是经费,科技厅的项目结束后,学校能提供的支持只有免费使用设备、设施,再加上15名教师、学生和义工的帮助。

  “我觉得寄养家庭很无私也很伟大。好不容易把那么可爱的小狗养大了,还得送回基地,那会是多么不舍。我特别感激Sherry的寄养家庭。”林妍说。

现在,导盲犬训练基地5名专职训练员都属外聘人员,没有寒暑假,周末还要值班。“他们都是大学毕业,没有过多追求,但总要生活,一人1500元工资太低了。”王靖宇说。即使这样,每月七八千元的工资开销仍基本上依靠王靖宇拿出的50万元积蓄。王靖宇的爱人也是大连医科大学教师,如果不是得了腰椎间盘突出,家里还会继续养好几只幼犬。

买狗狗就上淘狗网

盲人中间也有富裕的,据说湖南有开大按摩院的盲人愿意出价十几万元购买导盲犬。“如果要标价,国际上一只好的导盲犬价值6万美元。”王靖宇认为,“但是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收费提供,你卖的话,这个事的初衷就变形了。全国1233万盲人绝大多数是买不起的。”“我们现在坚持到残奥会是没问题,我也不知道以后怎么弄,我顶多投到100万元就没钱了。以后如果没有外界支持,我可能考虑缩小规模。”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