拴住小狗不许动,养条狗都牵扯到夺嫡纠纷

她每天都会去给路路送吃的,小区许多业主都喜欢它,胡女士不忍心见小狗难受,胡女士与这只小狗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业主胡女士从小喜欢小动物,家里养了2条狗。今年1月,她发现小区车库旁的一个角落里,有一只遗弃的、只有一两个月大的小土狗。

  遭到拒绝后,王家又提出另外一个条件,如果不愿意给狗的话,就以每条狗800元的价格卖给她。王家人对此表示,当初是胡女士主动找到他们家配的种,不仅没有收取配种费,现在只领回两条狗崽,这点要求不过分。

她立即赶到网球场,发现被折磨的正是路路。那4人中的1人用尼龙绳拴住它的脖子,另外2人怂恿一条大黄狗去咬,还有1人牵着一条大狗站在旁边。此时路路已被咬得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哀鸣。眼前血腥的场面让郑女士气愤不已:“住手,赶快把小狗放了,不然我报警了!”她假装拿起电话,4人见势不对,便一哄而散。

买狗狗就上淘狗网

“看着浑身是血的路路,大家心里想的就是赶紧对它救治。”胡女士抱起路路,拦下一辆出租车,准备往宠物医院赶,小区旁香柏桉美容院的老板高女士掏出300元,递到她手里。

昨日,家住东城一小区的胡女士面对三只嗷嗷待哺的狗崽,一脸郁闷。胡女士说,只因当初不忍心看到自己家的小狗独守空房,与别家的狗配了一下种,狗崽还未满月就遭到对方强行“夺嫡”。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记者多次询问,虐狗者解释说,狗是从朋友那里借来的,参与虐狗的其他几人是遛狗时遇见的,他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

  胡女士生气地说,狗崽是自己家小狗生下的,就算对方有一半功劳,也应该是一人一半,哪里有大部分归男方的说法?更何况,当初从配种到生育对方都没操过心,也没提起过狗崽归谁的问题,现在小狗快满月了却突然杀出来索要。

前景:小区流浪小狗逗人爱

  胡女士前年9月份从朋友身边花3000多元买来一只雌性的博美。虽然并非纯种,但一年多时间下来,胡女士与这只小狗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除了为狗取名为“仔仔”之外,自己与狗对话时也自称“妈妈”。

得知消息的胡女士赶到网球场时,路路已经奄奄一息。

  配种成功后,“仔仔”在今年2月份生下了3只活泼可爱的小狗崽。刚开始十多天,王家除了在电话里问过一次小狗喂养的情况,一直没有联系。没想到就在上周末,王女士家人突然提着一袋水果来到胡女士家,表示小狗满月后他们就把其中的两条小狗带走,只留下一条给胡女士,并且一连几天都电话催促。

昨日下午2点20分,业主们终于在小区对面一洗车场,找到了参与虐狗的其中一人。是名洗车工。记者赶到现场时,正被多名业主围住,花园路派出所一位民警也赶到现场处理此事。

  王女士家人还开玩笑着说,只要胡女士不嫌麻烦,随时都可以把小狗牵来,反正他家的狗在家呆着也没事,找个伴正好解闷。一来二往之后,两家也成了朋友,每次给狗配种时,胡女士都是亲自上门将自己的狗带过去,去时还会买些小礼物。

“路路很乖,我每天出门回家,它都会在车库门前站着,摇着尾巴接送我。”胡女士告诉记者,小区许多业主都喜欢它,不时给它送吃的。看着路路一天天长大,个头接近40厘米,胡女士和业主们商量,准备给它找个新家。

  转眼之间,“仔仔”已经长大进入发情期,不仅天天在家刨沙发,脾气也变坏了很多。胡女士不忍心见小狗难受,经介绍与同在一小区的王女士结成了“狗亲家”。胡女士说,当初王女士家的狗发情迹象还不是很明显,几次下来才有了感觉。